男:Z市不发达,我还是先不回去吧。

女:那什么时候才回来?

男:反正近些年都不会考虑!

女:那是多少年?十年吗?

男沉默。

听到上诉对话的时候,我忍不住发笑。

因着爱你,才会一直守着你。可是你怎么能得寸进尺到如斯地步?

因为爱你,便要不分时间一直等你吗?难道真要用等待的时间长短来才证明我们的爱情吗?

十年啊,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呢?何况,你若真的爱着一个人,怎么舍得让她等你十年?在这样今日不知明日事的年月,怎么舍得将你们美丽的十年虚度在等待上?

当你责问她辜负你的情谊的时候,你有没有为她为着你必须要空白的十年想过?她最美的十年就这样被你无情地弃之如履,你有没有对此负责过呢?

乌龟漫在《何以笙箫默》里面,说到何以琛毫无希望地等了赵默笙7年,他说他不愿意将就。撇开这是小说不谈,就单纯说岁月。赵默笙离开的时候才大一,何以琛大二。七年之后,何以琛工作第5年,也就是说,正好是一个男人适合结婚的时候。正好赵默笙回来,一切顺其自然。

可是你们不一样,你们都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,莫说十年,只怕七年都已然不现实。

不要拿时间来试验爱情的坚固性,尤其是在那么无望的等待里。时间并都是爱情的试金石,何况,两情相悦是多么难可能贵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为什么花心思去制造间隙?

其实我觉得那姑娘应该问一句:不过就是多辛苦多委屈一些,又不是过不下去。既然我们可以不必等,我为什么一定要做这样无意义的事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