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异的世界,谁都有形态万千的过去。收进历史的东西,似乎有喜欢翻阅的,似乎有期待忘却的,也有不愿意提及的。都不重要,没有必要去提醒某个时段做过些什么,都过去了,警惕可以,涉及其它色彩的似乎没有必要。

言语得多了,似乎过了。秉承的一句:自己的想法不要套给它人,毕竟它人想些什么,不是你看得懂更不是你猜得透。大智若愚吧。

言语似乎很关键,并不是一言不发就没有意见,并不是话多了就代表意见很大。

难测的人心,难解的语言。也就这般了。

大智若愚,吃亏是福吧。

同感!

26岁到30岁这段时间,是人生中艰苦的一段岁月——承担着渐长的责任,拿着与工作量不匹配的薪水,艰难的权衡事业和感情,不情愿的建立人脉…

但你总得撑下去,上天只会给我们能过得去的坎...